莫宁托瑞多

兄弟



他比我大7秒钟。

所以他是哥哥。

我不服气,我去向父母争论,凭什么他是哥哥,就因为他比我先出生吗?

然而父母总是笑笑不说话。

他总是很严厉,用一副长辈的语气教训我,哼,不就是比我大7秒吗。

我总是问他,为什么你是哥哥,他看着我,我望进他深邃的,不透漏一丝情绪的眸里,什么都看不见,什么都看不清。

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。

我们都上了高中,在同一个学校,进了同一个班,同学都对我们相像的容貌感到好奇。

“诶,你是哥哥还是弟弟啊?”

我撇了一眼他,“你猜。”

这位同学在我这找不到答案,又跑到他那里问,“诶,同学,你是哥哥还是弟弟啊。”

我看见他用冰冷的目光盯着哪位同学,不发一言。

“嘶,好可怕,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,怎么都不告诉我......”被他的眼神吓到的同学转身边走边嘀咕。

我收回目光,哼,要是我比他早出生就好了。

上学的时间过得很快,一上午就在同学的提问下过去了。

下课铃声响了,我从书包里摸出饭盒,准备用餐。

“哇!你的午餐好丰盛啊!”同桌用一种惊叹的语气大喊起来。周围的人都被他的声音吸引过来。

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我的午饭。

我不耐的盖住饭盒,“怎么啦,都没吃过饭吗!”

“吃过呀,但是没吃过你这样的,看上去就好好吃哦~”同桌像是脑子里缺根筋似的,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语气变化。

我低头看了看我的饭盒,不就是一碗饭吗。

我抬头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,没想到他也在看我,四目相接的一瞬间他就把头转了过去,哼,会做饭了不起吗。

这碗饭是他做的,不止这一碗,自从他学会做饭开始,我的每一碗饭都是他做的。

当天晚上我走进厨房,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,不就是做饭吗,我也会!

显然,做饭这件事并不简单,望着乱七八糟,像是被洗劫过一遍的厨房,我开始思考我以后是不是该离厨房远一点。

叹了口气,拍拍身上的面粉,转身准备逃离作案现场,却在看见厨房门口的身影时顿住了。

“额......哥......”我尴尬的看着他,脸有些发热,竟然被他看到了,真丢人。

他什么也没说,拉着我进了厕所,帮我把身上清洗干净了之后又走进厨房清理现场。

洗完一身清爽的我站在客厅,看着他忙碌的身影,突然觉得,当哥哥真累啊,还好我是弟弟。

啊不不不不!我怎么能这样想呢!我一定要翻身做哥!脑子里已经幻想出他跪倒在我脚下求饶的场景了。

我一个人站在客厅靠着墙一脸痴相,这个场景看着还是挺诡异的。“吃饭。”这么快?

我半信半疑地坐在了餐桌上,他端出来了两碗炒饭,摸了摸快饿扁的肚子,我拿起筷子风卷残云般的消灭了眼前的晚餐。

我走过去瘫倒在沙发上,侧躺着看电视,他吃完后把我们的碗都洗了,“哈~”我打着哈欠,有点困了,看着看着就有点坚持不住闭上眼睛了。

睡着睡着感觉有人把我抱了起来,我半醒着把眼睛睁开一条缝,是他,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,我竟然从他的眼里发现了温柔的笑意。

第二天清醒时回想起这件事还是觉得不可思议,肯定是我睡迷糊了。

高中生活很无聊也很有趣,日子就一天天平凡的过去了。

高中毕业那天,发生了一件我至今想起来胸口都隐隐作痛的事情。

那天依旧是他和我一起上学,上一样的课,吃一样的饭,本来一切都好好的,但是我突然感到心脏一痛,那种猛烈的,让人不容忽视的疼痛在一瞬间,剥夺了我所有的感官。

再次醒来,我已经躺在医院里了,他躺在床边,眼底青黑,看起来似乎很久没有休息了。

“......哥......”嗓子干涩疼痛,几乎要发不出声来,但他还是听到了,几乎是马上睁开了眼睛,看了我一会,拿起床边的水小心翼翼地喂给我。

喝完水,似乎是体力不足,我有感觉到了困意,世界慢慢变得模糊起来,在一切陷入黑暗的那一刻,好像,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......

唤醒我的,是耳边一刻不停的呼喊,嘈杂的人声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力量侵入我的大脑,我睁开眼,看见了两张焦急的面孔,是爸爸和妈妈,我试着开口,但是嗓子又涩又干,根本发不出声,我用一种疑问的目光看向父母,想要询问哥哥的下落。但他们看不懂。

已经过了一天了,他还是没出现,这不正常。我的心里有些不安。

又过去了三天,这三天里人来人往,有同学,有老师,许久未见的外公外婆也来了,他还是没出现,他到底去哪里了。

过了一个星期,我终于能开口说话了,我立马向父母询问,“哥哥呢?他怎么没来?”

我看见他们面色一变又立马恢复正常,说“你哥哥有事,没来,在家里等你呢。”

我没察觉到异样,只觉得他真的在家等我。“那我为什么在医院里,出了什么事吗”我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“额,你营养不良半路昏倒了你忘记了吗”母亲看着我不自然地说。

“哦。”是营养不良吗?但为什么胸口这么痛呢?

就这样过了一个月,我可以出院了,我跟父母说,我想给哥哥买点东西回去,他们用一种复杂的,我看不懂的眼神看着我,然后把我带到了超市,我买好东西回家,一开门就直奔他的房间,但是,他不在,房间已经落了灰,看起来很久没有人住了......

我就这样站在他门口,站了很久。

“能告诉我吗,我到底为什么进医院。”我听见了我的声音,沙哑的听不出一丝情绪。

“你......心脏病突发,是你哥把你背到医院的......”母亲的声音里透露着一些难过,一些痛苦。

“那.....哥哥呢。”手不自觉地颤抖,心里有个想法已经成型,但我不愿也不敢去确认它。

“你哥哥......你哥哥他......”母亲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。

“我带你去看看他吧。”父亲站了出来,不难听出他的气息有些不稳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父亲领着我到了一座墓地,一个墓碑直挺挺的立在那,上面放着他的黑白照片。

我甚至到现在还觉得,这是不是在恶作剧?哥哥一定藏在哪里准备吓我一跳看我出糗,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......今天一定是愚人节。

眼前的世界一片模糊,我跪倒在他的坟前,不发一言地跪在那......

你说你是哥哥我是弟

你要为我遮风挡住雨

再难的路也要在一起

一心找到人生的路基

我从未意识到,他在我的生命里竟占了这么大的份量,也意识到在我之后的生命里将没有他的存在......不!我摸了摸我的胸口,还是在的,他还在.....

我有你这哥哥在心里

我也为你遮风挡住雨

想说的话永远说不清

兄弟的情

手足的心

(完)


还是在虐兰希QAQ
我对不起她。

是兰希的小剧场QwQ

勾线火葬场(T_T)